咨询热线:13915300089

网站地图图标 邮件图标

into Dongxin clothing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关于我们列表

公司简介

新闻推荐

斥巨资!这两家企业投资

斥巨资!这两家企业投资

镇江彩盒定制-图文

镇江彩盒定制-图文

东莞包装彩盒来样订制品

东莞包装彩盒来样订制品

逆天原纸三连涨!市场再

逆天原纸三连涨!市场再

联系我们

江阴市东新服装商标有限公司
联系人:蒋总
手  机:13915300089
电  话:0510-86301317
地  址:江苏省江阴市长泾镇习礼小庄圩104号

是写真家们将他们所见到眼前的事物保持原样的
作者:诈金花    发布时间:2021-02-19 14:19    点击次数:次   

  对于摄影来说,最重要的功能毋庸置疑是其记录的能力。是写真家们将他们所见到眼前的事物保持原样的刻在感光材料上的能力。如果只论将视觉印象固定这个能力,那么摄影作为记录·再现的手段无人能出其右。早前的司马江汉已经在《西洋画谈》中指出过这一点。要极致的追求写实能力,无论“阴阳凹凸远近深浅”,尽可能的保持事物的原样进行记录并传达。明治政府在巩固权力基础这一目标上充分的利用了摄影的这一写实能力。

  但是幕末明治初期之时的纪实摄影,并不是全都是为了政府而拍的实用性记录。从写真家们的纪实作品能看出他们的视线,犹如自己的影子会呈现在作品之上。可以说,无论多么刻意的去追求客观记录,都会无意识的将自己的世界观带入作品。这可能也是写真表现的起点吧。可以说这种公与私、记录和表现互相纠缠伴有两义性的记录写真是那个时期写真最独特的魅力。

  不同于单张的写真,最早的组织性的、组照性质的、政府性、实用性的记录写真是《北海道开拓写真》。在北海道大学图书馆的资料室中,收藏了超过一万枚《北海道开拓写真》,对于那个时期的写真,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是惊人的。

  北海道(俄国)与横滨(美国舰队)、长崎(荷兰商船)一起被当作日本写线年函馆开港,作为第一位俄国领事的约瑟夫到任。在来到函馆之前,他作为驻北京的领事以及写真家积累了很多的经验。木津幸吉、横山松三郎都是他的徒弟。

  木津幸吉于1866年在函馆开业了自己的写真馆,也是北海道最初的写线年移居东京浅草,改名为刚吉成为了一名很有人气的写真师。他离开函馆的时候将自己的相机给了一位叫做田本研造的人。而这位田本研造则是《北海道开拓写真》的核心人物。

  田本研造最初在长崎学习兰学,后作为荷兰语翻译来到函馆。不幸的是,当时北海道正值深冬,受到冻伤的他将右腿截肢了。当时担任医疗的正是俄领事馆的医师,以此为契机,对写真颇有了解的他与约瑟夫结缘。跟随约瑟夫学习写真并从木津处获得了相机。之后便在函馆开业了自己的写真馆。在这期间,田本拍摄了许多当时北海道的有名人物以及军队事件等宝贵的记录。

  1869年,为了开拓北海道,同时为了应对以俄国为主的外国干涉,守卫北方为目的,设立了北海道开拓使。1870年由于野心家黑田清隆出任开拓次官,聘请外国人作为顾问,开拓事业得到了积极的实行。其中包括引入西洋农法、建设铁路、建设制糖工厂、开发矿山等。为北海道的近代化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为了开拓的顺利展开、不得不抢夺原住民阿伊努人的土地,并发生了许多的冲突。

  开拓使的行政部门最初设在函馆,后移到札幌。但是诸如黑田这样的政府高官以及外国顾问多驻留东京。很难详细的掌握开拓的情况。于是便有了“北海道开拓写真”这个想法。通过照片来报告监督开拓情况,就如同美国西部大开发时,也是由写真记录并传递信息一样。

  于是在1871年八月,田本研造受到开拓使的委托,拍摄札幌周边的开拓情况。而且开拓使的公文中记载道田本研造及其助手一日工资金三两。并一次性支付一百枚照片的材料药品费用75两。而当时被强制雇佣的阿伊努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只有三两二分。相当于田本一天的工资,可见开拓使对开拓写真的期待和重视。

  受雇的田本和他的弟子井田侾吉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在1872年3月向开拓使提交了拍摄的158枚照片。由蛋白法制作贴在卡纸上,现存于北海道大学附属图书馆。将一个村落在荒野中建成的过程用写真进行记录,其中包括全景接片的制作方法等技法的运用可以看出田本严谨的制作态度。自那之后,田本以及北海道的写真师们,都在一边经营写真馆的主业一边记录着北海道的发展。1878年,由井田侾吉受雇于开拓使拍摄了千岛列岛最北端的占守岛。作为田本忠实的助手,1884年独立后也和田本繁、池田种之助、三浦喜八等北海道的写真家们支持辅助着靠义足行走的田本研造。

  1872年9月,继田本研造之后、开拓使与奥地利人斯蒂尔弗里德(Stillfried)达成了拍摄契约。

  1872年9月6日进入函馆的斯蒂尔弗里德开始了为期14日的拍摄。后又辗转札幌、白石村等地拍摄了50天。记录员河田纪一、绀野治重、武林盛一作为助手随行。其中河田负责食宿的安排,而绀野与武林由于曾受过田本研造的指导,也参与实际的拍摄。特别是武林盛一,同年六月已经成为开拓写真的御用写真师。通过这次的摄影旅行更是学习了很多的技术。这也使得他成为田本研造后“北海道开拓写真”的中心人物之一。

  在斯蒂尔弗里德回去之后,他所使用过的镜头、暗室用品等经过开拓使的购买全部转交至武林的手中。在这样优越的条件下,武林的写真馆在札幌的写真馆当中成为了不可超越的存在。现在留存的札幌的有关开拓使的写线年,武林将自己札幌的写真馆交给自己的弟子。来到东京开业了自己的写真馆。与木津幸吉一样,繁华的东京对于北海道的写真师们有着不可阻挡的魅力。

  1881年,由于发生了黑田清隆公物私有的事件。北海道的开拓事业被迫缩小。北海道开拓写真的时代也就结束了。无论是田本还是武林以及有名无名的“北海道开拓写真”的写真师们,为了公家的拍摄,与严苛的自然对峙,他们的贡献值得人们铭记。

  除了“北海道开拓写真”在明治初期还有其他几个重要的纪实摄影。如松崎晋二所拍摄的小笠原诸岛、远藤陆郎所拍摄的盘梯山火山喷发等,以及前文所说的横山松三郎的日光全山摄影以及旧江户城内摄影,奈良的古美术摄影等。而如同横山一样以画家之眼进行记录的摄影家,有两人最值得关注。一位是记录了山形地区的菊地新学一位是拍摄了《三县道路完成纪念贴》的高桥由一。

  菊地新学出生于天童(日本山形县),自学摄影并于1868年在山形开业了自己的写线年上京跟随横山松三郎、清水东谷学习摄影。当时的枥木、福岛、酒田(山形)县令三岛通庸为了推进后进地三县的近代化,开始大兴土木建设道路。为了记录这条道路的建设,菊地和高桥的写真技术便派上了用场。

  菊地自1876年起作为三岛县令的御用摄影师到县内各地进行拍摄,提交了由蛋白法制作的写真八十枚以上。他不仅拍摄了道路的建设,还拍摄了县厅、医院、博物馆等近代建筑设施。一直拍摄至1880年。

  另一方面,高桥由一在1881年和1884年受到三岛县令的委托,去枥木、福岛、山形写生。他运用了石版画和油画制作作品,而这些绘画大多是参照照片绘制而成。他从早前就开始运用照片来绘制作品。比起追求个性的艺术表现,他所追求的是如司马江汉所说的对写实的追求。这些绘画和写真一样都拥有记录的性质。

  在明治时期的纪实摄影当中,有一位独特的摄影家值得关注。那就是人类学者鸟居龙藏。鸟居龙藏在1896年至1900年奔赴台湾进行调查。是第一次真正将写真活用于调查研究。现在东京大学综合研究博物馆的馆藏中存有台湾原著部族阿美族、排湾族、泰雅族、邹族等记录台湾原住民的干板写线枚。这些照片生动的记录了当地的风俗习惯等。

  而更值得关注的是,为了比较、保存和记录测量各部族的身体特征,运用纯粹的形质人类学的眼光拍摄而成的写真也包含其中。在背景设置一块白布。拍摄人物的正面、侧面,犹如现代拍摄罪犯的司法摄影一样,充分的利用了写真科学、合理的测定功能。作为被摄体的台湾人作为被看的对象,被摄影人的鸟居透过相机观看。这也揭示了写真这一媒体,看与被看,支配与被支配的不平等关系。

  从台湾调查归来后的鸟居、又去了冲绳、朝鲜、蒙古等地运用写真进行实地考察。但是这次他的关心已经由形质人类学转变为文化人类学。他不再只是观察被摄体、而是等人或者风景静静诉说他想要的信息。通过视线的交流、他已经无意识的选择了更加柔和的拍摄方式。使拍摄者与被摄者的关系更加的趋于平等。

  无疑,战地摄影是摄影记录能力表现的重要领域。最初由日本人所拍摄的战地摄影要追溯到1874年日本向台湾出兵的时候。由松崎晋二、熊谷泰所拍摄。遗憾的是并没有留存下来。现存最早的是1877年的西南战争、由上野彦马与富重利平拍摄。西南战争又称西南战役、西南之役、西南事变,是发生在今日本熊本县、宫崎县、大分县及鹿儿岛县地区,以西乡隆盛(萨摩藩武士、明治维新三杰,曾拥立岛津齐彬为世子)为盟主的士族藉清君侧之名义发动的起事,也是日本至今最后一场内战。西乡自1873年返回鹿儿岛后,广收子弟,设立“私学校”大兴教育,传扬武士道,集结了大批志趣相投之士。作为日本明治维新后对政府施政的一大反对集团,西乡隆盛时常抗议明治新政府的命令,引发政府的忌恨、迫害,故而被迫起事,并遭到政府全数歼灭。(开拓北海道的黑田清隆也作为陆军中将担任政府军参军)

  上野彦马受长崎县令委托,于1877年3月26日出发前往熊本。作为助手的野口丈一、薛信一随行,携带湿板显影用的移动暗室。这里要强调一下湿板摄影需要在乳剂干燥前拍摄、显影、定影。在野外拍摄有许多困难。

  富重利平是在熊本战争结束后,受到军队委托进行拍摄。将被烧毁前的熊本城,以及因为战乱而荒芜的熊本市内用写真记录了下来,留下了数百枚写真。在这之后上野彦马一行又前往鹿儿岛拍摄了城山的炮台、田原村等地。并将拍摄的数百枚写真上交给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有一部分被制作成了《明治十年战役写真贴》现存于枥木宾得相机博物馆。

  由于湿板摄影的拍摄流程过慢过于复杂以及感光度的不足。基本都是在战争结束后再去拍摄。而真正直接的进行战争记录是在中日甲午战争(1894-95)、日俄战争(1904-05)以后了。在这两场战争当中,日本陆军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设立了写真班。使更大规模和有组织性的战地摄影成为可能。技法方面,更多的运用干板和蛋白法制作而成。其中中日甲午战争的照片中的133枚被制作成《明治二十七八年战役写真贴》进献给日本天皇。而日俄战争中的写真班更是拍摄了五千枚以上的写真。

  这些战地摄影被制作成明信片和画册贩卖给日本民众。使国家意识得到了传播。而像早期纪实摄影当中包含公与私两义性的纪实摄影在明治时期逐渐向近代国家靠拢的日本,已经逐渐的消失了。


诈金花